此号作废,请取消关注吧。

删了的算了,但我偏把原来转仅自己可见的几篇文放出来,还增加tag数呢,看谁气谁😃😃😃

p1修了修;p2背景参考;有笔刷。
以及,えんがあれば……

收到了@栗飯 姑娘的交换🎁,特别特别特别喜欢,谢谢💕
小袋子超级可爱,马上就用起来啦!抱着狸猫的两团也超可爱超可爱超可爱w还有コメント集,都仔细看啦,谢谢,请你吃🍧里面的插图也很好看w
还有绘本每张都特别好,特别喜欢いってきます和ただいま两张的感觉,温馨又伤感,谢谢🌹
做这些一定需要花费很多心思,非常非常感谢姑娘~
也谢谢每个看过我写的东西点过心留过评等的你(说起来总觉得有点奇怪)。
啊,我是真的很不会说话。

春告鸟

*带卡
——————————————————

    “抱歉。”

    卡卡西又看了一眼对面那人肩上那只害他走神的小小炸毛动物,缓缓挪开踩着人家皮鞋的脚。

    那小家伙披着橄榄褐色的背羽,乌溜溜的亮眼珠子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简直和它主人现在的眼神一模一样。

    “你笑什么!你看看我的鞋!”

    同样黑亮的皮鞋,因为自己刚才的走神而留下了些皱痕。

   ...

キミが思い出になる前に

*带卡
*非常微量隐性的柱斑,雷者请避~
*死亡的he
——————————————————

    “搞定了没啊?”

    这夹杂着嘎唧嘎唧嚼口香糖的问话声从耳机里传来的时候,卡卡西刚反扭住最后一个人的手臂。

    凶神恶煞的寸头男人还不肯就范,脚不停往后激烈地乱蹬,活脱脱像被猫摁住尾巴的老鼠。不过这“老鼠”后腿可是生生踩碎了被害人的骨头。

    还想逃。

    卡卡西狠狠地一脚踹在那家伙膝窝,他嗙一声跪倒在地,立刻被牢牢地压制住。...

半个下午的成果……来自一个根本不会做蛋糕还偏要勉强的我……想做火焰效果,失败;想做神威发动的效果,失败;想画个神威,失败。但是,总而言之做出来了w
祝Obito先生生日快乐,也祝各位小天使们开心w,也祝带卡幸福w

谢谢w
生日快乐~
唔,总之为了不辜负心意,或许应该打个tag w

愛になる

*带卡
*生日快乐~
——————————————————

    带土在清澈的小河边照照自己,疑惑不已。

    撇开脑袋上长了一对白色的小角这一点,自己和那些人类明明也没有什么区别啊。况且除了偷吃过神龛里供奉着的蜜柑和糖果之外,他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为什么所有人看到他的样子之后,都像商量好了似的,先是会露出极度害怕的表情(哪怕之前是在笑的),然后就喊着“真的有妖怪”飞快地跑走?就像刚才他帮一个小朋友从树梢上把羽毛球摘下来时一样。现在连小孩都会对他感到恐惧了吗……

    不过,算了。他甩甩头,手在...

聪明反被聪明误

*带卡
——————————————————

    在711打印了一直没时间去市役所申请的住民票回到办公室,他想起自己的咖啡落在了机器右手边那个专门给拿着饮料不方便操作的人临时放杯子的杯座里。

    宇智波带土,现年二十八,晚上十点半独自一人在公司加班。

    为了节电,十月份开始公司规定一个办公室少于三人时不能开大灯,而他们办公室拢共只有三个人。为此他专门去亚马逊上下单买了盏台灯。快递送到公司那天,还没来得及拆,隔壁负责物资的南小姐就拖着一大箱色彩各异的台灯进来让他们各自挑选。

 ...

眼里的秘密

*带卡
*脑洞大概有陨石坑那么深……请注意……
——————————————————

    或许因为夜晚过于闷热,又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到这个地方的第一晚,带土穿着宽松的、原本只是在店里随手拿来凑单的白色老头衫,头朝落地木窗户方向躺在榻榻米上,难得有些失眠。

    才洗完澡不久,但手臂搭在席子之外压得又有点黏糊,从窗子望出去,夜已经很深。

    高过院墙的路灯光线昏昏,外面早已彻底静了下来。没有车子路过,也听不到人声。

    这附近一片,似乎所有生物都陷入了睡梦之中。...

俄雨

*带卡
——————————————————

    「东京一定很好——」

    最后的一句话,说了这个也实在太蠢了吧。最不济最不济,也该说些“那你加油”之类的。像这样的话,太露怯,好像显得自己手足无措似的。

    黄昏的时候下了一阵不大不小的天气雨,现在偶尔也还有几粒将尽未尽的橙黄色雨滴,整个坡道上已经有好几处积了小水洼,映着雨后明亮的天空熠熠生辉,骑自行车——或者说只是握着车把手让它自由滑行——下去的时候,就没法像平常一样随心,要小心地操控方向避开那些水,不溅到路边上的行人。

  ...

小冒险

*带卡
——————————————————

    暖在被炉里的手捂得出了一点点汗,潮潮的黏黏的,卡卡西爬出去洗了洗,坐回来剥开一颗黄澄澄的蜜柑,又把白丝络一缕缕撕掉,掰了半个塞进嘴里,吃得两颊鼓鼓嚼不过来,眼睛则跟着在收拾吃剩的年菜的爸爸转来转去,时不时还要摸摸裤子右口袋里的小方块。

    他有点紧张。

    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十一点四十五分,等一会儿电视上就要直播跨年倒数,过了十二点,爸爸会准时关掉电视,把包了压岁钱的白纸封发给他,再拉灭房子里的所有灯,打发他去睡觉后自己也会回房间。

 ...

余雪

*带卡
——————————————————
    昭和四十四年的初春。

    世田谷一条普通到突然改名也不会被人注意的普通街道,他家那幢老式的两层和式木屋。

    就是在那里,他第一次遇见了旗木卡卡西。

    1969年。

    伴随着一场那个季节罕见的大雪。不知道是雪带了他来,还是他带了雪来。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

    彼时被一个女人拽着手的卡卡西低着...

Little lies

*带卡
*保持幼年性格的土×保持幼年性格的卡
——————————————————
    遛狗的牵引绳一条条被交到他手上时,卡卡西觉得很无奈。

    我又不是町长或者乡民会的会长,他想,我也只是偶然遛狗路过而已啊。

    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牵了四条狗,那些带狗散步却半途突然心血来潮想去加入盂兰盆舞行进队伍的年轻人们,就误以为他是这镇子上的街道主任之类的人物,要关注活动整体进程所以肯定不会去跳舞,自动就把看狗的事情拜托给了他。

    现在他手上拉了十来条品种各...

First sight

*青黄
*给某个没提过生日,害我赶了好几天写出来的傻蛋
——————————————————
    真不好。

    黄濑叹气。

    超市货架上的那几排小点心,好几盒都没摆好,背面朝着过道,一看就是谁摆回去的时候随便乱放。

    他把那几盒一个个挪正。

    手指扫过去,就看到好些以前吃过的。

    其实他对这些东西的味道早就毫无印象,而且也一点没有自己爱吃这种零食的记忆。

  ...

夕立ち

*带卡
*角色不属于我,人物关系不属于我,只有ooc在于我
——————————————————

    飞机降落的时候,正值夏日午后,整个羽申机场暑气炎炎,空气被烘出人眼可见的扭曲的气流形状。

    这条建在人工岛上的第四跑道,有三分之二是填海而来,他离开那时不过刚动工,历经三年多的建设,现在已投入使用将近六年。

    原来有九年了啊,离开和国。

    在现在偶然算起这一点之前,旗木卡卡西从没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有九年未曾回过这熟悉的故乡。

  ...

满城小黄花,一茬开完接一茬~
这应该是一年里最美好的季节了吧

钓球『往复』

*钓球  微雪春
*或者说清水无CP更合适一些?
——————————————————

    转过一个拐角,那家新开不久的咖啡厅就该出现了。
有绿色木桌的那家咖啡厅。
   
    因为那些看起来非常具有江之岛风味的桌椅,它第一天在这个闹市区的街口开起来时,真田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家后夜里就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模模糊糊眯了一会儿,梦里还全是汹涌的海浪和色彩诡异迷乱的鲜花绒毯,还有曾经那住处门口弯弯扭扭满缠的绿叶植物。
明明那个夏天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应该早就不记得了才对。
   ...

走在路上巧遇“心”。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布朗熊&可妮兔的CHU.jpg
来自一个不要脸的我,一直把Brown当小黑皮,把Cony当小白皮,哈哈。
Cony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如果是男孩子,以后我就会更加没脸没皮地萌了,笑眯眯。

束の間

*小篮球 青黄
*死亡预警
——————————————————

    深夜过后,雨将会变作雪花。

 

 
    寒冷的冬夜。

    街上那些只剩光秃秃枝干的树上,缠满了小灯泡,一入夜亮得热闹,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神色轻松愉快。

    毕竟新年马上就要降临。

    再多的压力和不痛快,很快都即将成为“过去一年”。

    而来年,谁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期待更好的生活。

  ...

自言自语


青春彻底结束了。
从年初到现在,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最后买了一张一枝花当做给自己的毕业纪念。
前年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大家还笑着开玩笑“要去看演唱会要趁早赶紧去,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那几个就跳不动了”,谁知道一切会这样发展呢?
即使是我们都还是傻子的时候,也从没有认真的觉得他们感情好,但是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至少我,是真的以为他们会平平淡淡到最后,然而我是多么愚蠢,长了年纪智慧却没长。
高中时晚上熄灯后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查去北京的路线,自己一个人坐飞机,到了北京第一次见到聊了很久的朋友和真人,想起来一切都很值得怀念。
一月时我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结束,但现在,今年的冬天结束了。
看过演唱会,去过番协,共享辉煌也...

青黄『万有引力』

*小篮球 青黄

——————————————————

    “你看什么呢?”

    黄濑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在附近,就凑到那个刚刚被指派来他身边调查那些恐吓信的警察旁,疑惑地轻声问。

    那个人稍微退开一点,指了指正对着会客室敞开着的大门的监控镜头:“你们公司的监控系统是不是24小时运作?”

    “是的。就算晚上大楼里没有人也不会停,除非停电。”他稍稍思考了一下,回答到。

    没想到这个答案引起了那个自我介绍叫青峰、连...

京都真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城市,不管去几次都让人倍感温馨。公车上偶然遇到聊了一路的老婆婆,在荞麦面店里居然能再遇见认出我还请吃荞麦面;迷路时帮忙的警察小哥又温柔又帅气,打好多电话问绕来绕去的小路还画简图送地图;稻禾神社里捡到我的东西追了好久送还给我的陌生人。啊,哪里都有很多好人,似乎在这里遇到得又特别多些。如果不是来一趟比回家还远,真想每周都能来。

人迹稀处,绿树摇风。
昼长眠短,梦裹青苔。

光速以上

*小篮球 青黄
*小甜饼一枚
——————————————————

   
    黄濑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回过东京的中心区域,只知道反正时间肯定不短,因为他差点也迷失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电车线路里。

    在一个车站来来回回转圈找不到对的出口,以前听别人说那样的事,他都觉得好笑,甚至偶尔隐秘地怀有一点类似“大概是觉得没有方向感会更可爱,所以才要弄这样的人设吧”的想法。但现在他竟然也不得不佩服起从前的自己,能够在这样的交通——或者说这样的生活里来去自如。

    他盯着路线图看...

青黄『星屑のセレナーデ』

*小篮球 青黄

————————————————————

    坐上那趟车之前,黄濑对于自己要去的地方毫无了解。

    受台风影响,往京都附近去的新干线几乎全停运,他没法去原定的目的地,但也不想回家,便在车站里,挑了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地名,随手买了最近一辆车的票。

  

    车厢里人很少,大多数都是中年人,低着头在翻杂志或者看书。

    他选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暗暗庆幸:看来这个目的地选得不错。

   ...

〒_〒



唉好难过
难过到现在了
幸好今天是周日(哇哇大哭
根本睡不着嘛😭
好难过_(:з」∠)_无法冷静
只能冷静,说两年后加油(屁咧根本无法冷静QAQ

© yurere / Powered by LOFTER